主页> 励志故事> 我在武汉送“快递”

我在武汉送“快递”

励志人生网 2020-02-17 14:06 励志故事 90次

  武汉自1月23日上午10时起停运公交、地铁,除少数应急车辆外,私家车后来也被禁行。不仅出行遇到困难,一线医护人员的防疫物资配送也十万火急。

  但有这么一群普通人,他们在获得上路许可后,发动引擎,穿梭在机场、火车站和医院之间。

  从军运会到战”疫“一线

  “武汉你的‘感冒’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这是余涛2月3号在朋友圈里转发武汉新城市宣传片时的配文。

  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没有谁比他更希望这座城市越来越好。去年,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召开,余涛在报名成为一名马拉松项目志愿者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能帮上忙就很开心。”2013年,19岁的余涛入伍,两年后从乌鲁木齐转业回到武汉中建二局工作,褪去青涩,他心中多了一份家国情怀。

  对于这场迅速蔓延的疫情,直觉告诉余涛总要做点什么,而且事不宜迟。最开始,他并没有运送防疫物资。交通管制后,医务人员怎么上下班成为难题,大年三十晚上,他得知朋友正在参与志愿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就立即打电话请朋友把自己拉进了群。然而没接送几趟,车队就接到通知,由于医护人员直接接触感染患者,存在很大的交叉感染的可能性,他们将由一支更专业、安全的护送队负责接送。

  余涛的热情并没有减退。当他了解到从四面八方涌入武汉的捐助物资需要重新派发给各个医院,而有限的志愿者正在超负荷做这件事时,他再次行动起来。余涛先建立了一个汉阳区车队微信群,把战友朱鹏和其他几个朋友拉了进去。人员实名制,余涛任队长。

我在武汉送“快递”

△ 余涛和队友深夜搬运援助物资。

  大年初二,他们接到了第一单,要去自贸城取从湖北仙桃运来的3000件隔离服。下午1点到5点半,完成了取货、装车、写收货单,再驱车到指定援助医院完成卸货等程序后,余涛和队友们完成了第一次任务,并拿到了一个红十字标签和编号,而这相当于通行证。

  熟悉了运送流程,他们在大年初三迎来了一个大单。当夜一批大规模救援物资抵达自贸城,急需运送到市区,包括3000套隔离服,4800个口罩,300箱防护服,要分别送往11家医院,需要私家车近60台。深夜11点,加上余涛车队的13台车,共70台车陆续抵达集合地。

我在武汉送“快递”

△ 余涛和他的车队小伙伴们。

  余涛告诉《中国报道》记者,他也没有统计过已经接了多少单,跑了多少家医院,“没有时间做这个”,只知道车队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截至2月5日,微信群成员已经增加到了44个。

  但中间也不是没有人退出。有次结束任务回到家,一个叫“桃子”的队员说他妈妈哭了,不会让他再出门。桃子给余涛发来短信:对不起,你们要加油。余涛回话:“都能理解……”

  身处疫情重灾区,真的没有怕过吗?余涛对《中国报道》记者说,他曾经送过一个医生去医院,聊天中得知这个医生的父亲刚刚确诊,“虽然有防护措施,但我和她离得实在太近了,心里想的是尽快送到,回家好好消个毒,洗一洗。”余涛说,现在想想的确挺后怕的,但他们的微薄之力如果能让这座城市尽早恢复生机,没有什么值不值得。

“武汉是我们自己的城市,应该挺身而出”

朱鹏是余涛的战友,94年生人,余涛最开始就是和他一起组建了这支志愿者车队。“当兵两年没有为国家做过什么大贡献,武汉是我们自己的城市,应该挺身而出。”然而第一次接任务,朱鹏却是先斩后奏。“我当时说出门有事,但是后来往医院运送物资的时候看到那么多人都病倒了,觉得还是跟家人说一声比较好。”朱鹏的父亲虽没明确表态是否同意,却一直默默支持着儿子。“他特地准备了抗病毒口服液,每次出门,都会逼着我喝,可能也不清楚有多大用途,图个心安。”朱鹏说。

我在武汉送“快递”

△  朱鹏(左)和余涛在一次物资运送任务中的合影。

我在武汉送“快递”

△  医院为他们出具的通行证明和收据。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500万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